在夫妻關係中,你按到的是另一伴的『脆弱點』

或者是另一伴的『資源與能力』呢?

 離開糾葛邁向自由 

精神科社工師黃碧珠2000/11/1

女性對於自我價值的覺察與認同,是近年來被關注的議題。做為一名臨床的社會工作者,自然也希望將這樣的理念落實在案主的生命經驗裏。相信大家都聽過很多關於女性的故事:受虐的童養媳如何在沒有愛的婚姻裏過一輩子;女孩不用念太多書,那會嫁不出去的等……下面這個故事,相信也發生在周圍許多人身上。 

吳老先生帶著自小到他們家當童養媳,長大後奉父母之命許配給他的太太,一起出遊。旅途中他很盡興地在同伴中穿梭往來,對於他人的熱情與體貼,很輕易地就贏得極佳的人緣,特別是一位中年婦女的熱情招呼……

 

就像電影的拍攝過程一般,這些畫面都被枯坐一旁的太太,以極高的感應度,給錄進了腦海中。吳老太太守著「女人必須顧及男人面子,不可當眾讓他難堪」的規條,白天她極力地壓抑心中的怒火,夜晚卻哀傷地將這把怒氣轉向自己,因為埋藏心中已久「能夠被公平對待、被疼惜的渴想」,依舊是個泡影。 

   不配得的感受』湧上心頭,她已顧不得身處異地,滿腦子想縱身一跳了結自己的生命,也了結痛苦。這時候不明就理的吳老先生,忽然間被老婆的舉動給嚇呆了!

 

心想一起走過半世紀的老婆,今怎麼開始為自己叫屈?只知道有著壯碩身材、過人體力的她,一向是悶不吭聲、任勞任怨地為這個家默默地付出,現怎變了人樣?突然在乎其他女人靠近自己、在乎對別人比她好?這對於外在十足是個大男人的吳老先生而言,真是百口莫辯!情急之下,他脫口而出的是『 那我們各走各的好了! 』

 

    鏗鏘有力的一句話,進入老太太耳中真是晴天霹靂,『自己一點價值都沒有』的聲音不斷地環繞耳際揮之不去,凝聚成一股毀滅的力量。它誘使一老婦人回家後開始大量飲酒,以麻醉自己;又成天用各種方法想結束自己的生命;連夢裡都是丈夫聯合外面的女人要一起加害於她的恐怖情節……… 

治療者從夫妻會談中,看到了一位婦女毫無保留地付出給丈夫、給家庭,當她老了和老伴同遊時,才猛然發現丈夫的另一面貌,對其他女性的體貼與親和,而自己似乎未曾享有如此待遇,憤怒的情緒湧現,不只嚇到丈夫也嚇到自己。原來,她是在乎丈夫的疼愛的。然而,丈夫在不經意之間按到她的痛點,令她深受傷害,導致她一直處在失控狀態中,整個家庭也處在混亂的過程中,因為都不知如何是好?

 

老太太自覺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,不希望如此痛苦下去。加上家人極力促成看醫師接受治療,包括夫妻及家族治療,她都願意嘗試。幫助老太太從談話過程中體驗到自己是被看重、被瞭解與支持的,是治療的契機;讓老先生感受到被接納、不批評是重要的。 

家族會談過程中,可補捉到的是:老先生的眼淚裡,有兒女不捨他近日來受煎熬的感動,不好意思的笑容裡有著乍見老伴隱藏多年的愛慕;老太太傾斜的身體道盡了她多麼想靠近老伴;兒女的眼淚傳遞了對媽媽的歉意,因為情急之下說了重話刺傷了媽媽的心;老太太雖未明說,但內心深切地盼望老伴和孩子們都能瞭解她的苦,以及近日來她的生活表現失常,都能重新被家人接納!

 

治療者不斷地為老太太搭設下台階,老太太的情緒漸平靜下來,孩子們終於明白在母親身上做怪的是,她壓抑多年來的心聲----渴望一生的付出被肯定,老伴能疼惜照顧她

 

這一家人選擇了彼此的『資源與能力』按紐,而有了真實的情感交流。老太太的脆弱點不再令她那麼地痛也不再恨她的丈夫。她開始妝扮自己,每次見治療者時,她都穿戴上美麗的衣物。告訴治療者:她不再笨笨地一直做家事,全都為家人,從未想到自己。現想通了,先生既有他的社交生活,她也不再看守著先生找氣受。她開始找朋友聊天,在人際交往中間找到自己快樂……

 

    有幸陪伴老太太,看到她能將一股憤怒的能量,轉為疼惜自己、照顧自己的力量,感到高興!相信她認識到:自己的價值不須等著丈夫的肯定,更重要的是學會愛自己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心靈園丁 的頭像
心靈園丁

薩提爾人文發展中心

心靈園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melie
  • 建議貼文的字體與間距稍作調整,以達到最佳閱讀品質
    另外,能否轉貼薩提爾女士部份短文(如”尊重自我“),讓我們可以分享於FB,如此朋友就有機會認識中心課程